知讓謂之有德(人民論壇)


2015-07-16 10:13:30

    近读《晏子春秋》,一个强烈的印象是晏子的辞让精神:给他配备好马好车,他推辞了,原因是自己已经有马有车,无非是马老了一点,车破了一点,但他觉得这比没马没车者强多了;给他提高俸禄,以养家亲,他又辞退了,说是多高的职位享受多少的薪水,自己的那份报酬养家已绰绰有余。

  利之所在,容易使人忘乎所以,爲什麽晏子把待遇福利看得如此雲淡風輕?“廉之謂公正,讓之謂保德”“讓者,德之主也”,對“讓”之德,晏子有著清醒認識。尊重是涵養的體現,淡泊是美德的基石,謙就是尊重別人,讓即是淡泊名利。在接人待物上謙遜禮讓,正是高尚道德品質的體現。

  知讓謂之有德。晏子說:“凡有血氣者,皆有爭心。怨利生孽,維義可以爲長存。且分爭者不勝其禍,辭讓者不失其福。”讓還是爭,雖一字之差,內在的品質頗耐尋味,而後果更是相差甚遠。讓看似失,其實是得,得到的是心安,得到是信任,得到的是福而不是禍。而爭就不同了,爭看上去是得,可一旦過分,就會失去一些更有價值的東西,比如認可,比如和諧的人際關系。“盛滿易爲災,謙沖恒受福”,吃虧是福,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

  讓是一種修養,更是一種境界。1955年全軍實行軍銜制,毛澤東提議,許光達授大將銜。許光達獲知消息,一夜未眠,翻來覆去。他向軍委領導提交“降銜申請”,要求“授我上將銜。另授功勳卓著者以大將”。在他看來,“授得太高了”“上面還有那麽多人比我強”“好多人性命都丟了啊”!不僅是許光達,置生死于不顧的老一輩革命家,都有“見榮譽就讓,見困難就上”的境界。

  有修養的人以不貪爲美,以能舍爲榮,以辭讓爲德。谷文昌、孔繁森、楊善洲、沈浩,無不是吃苦在前、享受在後的典範,在組織上給予的優厚待遇面前,他們的選擇是辭讓,而且甘願到最艱苦的地方去拼搏創業,爲有困難的群衆送去最溫暖的陽光。不爭與锱铢必爭,不僅是寬宏大度與斤斤計較的分割線,亦是君子與小人的最大區別,更是人生境界迥異的重要影響因素。爲群衆謀福祉而不是貪圖自己的利祿享受,才是一名優秀的領導幹部應有的價值選擇。

  也許有人會說,“不滿足是向上的車輪”。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滿足之心必須用在恰當的地方,否則就可能適得其反。古往今來不知辭讓、貪欲膨脹者大有人在,他們把名和利看得特別重,把德和義全抛到了腦後,在他們眼裏,讓等同于傻,不爭就是愚笨。然而,試看劉瑾、和珅之流,到頭來恰恰是那個他們奉若神明的“爭”字,將自己推向了罪惡的深淵。由是而言,一個人的不滿足,應當體現在謀事創業中,體現在修身養德中;功名利祿面前,矛盾糾紛面前,主動謙讓而不是分毫必爭,才是爲人處事的要義所在。

  讓是德之主,貪爲惡之源。不爲物質所惑,不爲利祿所困,懂取舍,知辭讓,是人性之善,更應成爲黨員幹部的自覺追求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7月16日 04 版)

】【打印】【關閉